hxxdr

半决赛之后

没什么可起的题目,从熊猫杯举办以来,知道那俩人参加了之后,心情就一直很复杂。

在昨天的半决赛的对战中,更是难以平复。

实在是憋得慌,不来树洞一下就无法吁出这个憋闷之气。


其实,我知道这一对是很晚的。两个人都已经结束快一年了。

我接触剑三也是今年的年后,久仰大名,但未曾触碰。

结果一来就是大师赛,了解了阿越这个国服第一藏剑,不知道怎么就知道了五越这个CP。

哦。因为徒弟云青霄。


忘记了是哪一场,只记得云青霄的苍云,在青竹书院那一张地图,阿越和棍绕着亭子准备先跑一波,云青霄毅然决然的跑在最后。

一夫当关万夫莫开。

毅然决然的背影,深深地打动了我这个初出茅庐的小白。

虽然后来知道,那是战术的一种体现。

可是那一瞬间。

这个坚毅可靠的沉默背影,就从此烙在我心底,挥之不去。


可是后来, 我知道,有一个人,比他更优秀。

那个人,陪着阿越走了很长的一段路。

那个人,霸道却温柔,强势而又很宠溺。

那个人,沉默,寡言,却有着一手好操作。

那个人,曾经是阿越的唯一苍云。

那个人,也是云青霄的师傅。


他是,五二。

国服第一苍云,曾经的。


我忍不住,对这个人产生了兴趣。

他简直完美的勾勒出我对苍云最美好的想象。


沉默寡言,却又强势不羁。

最重要的是,他给人那种满满的安全感,令人沉溺其中无法自拔。


但是知道这个人的同时,我也知道,他已经不再和阿越在一起合作了。

那些美好的过去,连同他的苍云一起,都埋在了去年的那个春季。

因为,阿越现在身边站着的,是他的徒弟,云青霄。


我每每想起,我都觉得很遗憾。

在了解了这些背后的故事之后。


五二是有他做的不合适的地方。

阿越却也没有特别在意。

是五二自己无法面对这些过错。

所以,该过去就让他过去吧。


就让苍云和那个时候的记忆,陪着过去的那个好友,一起埋葬。

说两个人没有隔阂,应该是不可能的。

可是,我觉得这些,粉丝却占了大部分。


明明还可以再并肩的。


不过这样也好,每个人都有自己的路,也不可能一辈子都那样恣意。

只是,那段时间,实在是太短了。

让人猝不及防,扼腕叹息。


世上再无那个温柔宠溺的总裁苍云,却多了一个更加成熟稳重的犀利长歌。


我其实一直都有些拒绝看他们过去的。

因为那样会让人更加痛惜,无法释怀。


这两天熊猫杯,我却开始看起了五二对比赛的直播。

点点滴滴,感觉,总裁真的很优秀,却又小心翼翼。

对比赛之外的他,只字不提。

玩笑话,要么云淡风轻的一个表情,要么急急的一句我中立的表达,要么就是一片尴尬的沉默。

我无法撇开阿越去关注五二,也无法撇开五二去关注阿越。


阿越和谁打比赛我都不太紧张,哪怕输了,可能只是小小的遗憾一下。

五二和谁打比赛,我更不紧张,因为我知道,他不会输。


但是,他们昨天晚上队伍怼上了。

前天晚上,我都在思考他们如何BAN掉阿越和云青霄。

阿越他们队伍,配置是有劣势的。


果不其然,昨天的BAN选前三场和我想的一模一样。

阿越还连输两场。

我几乎无法呼吸。

我知道墨洒琴心很强,可是我也不愿意看到阿越就这么轻易的输掉。

阿越他们是最强劲的外功,墨洒却是最犀利的内功。

怎么能这样一边倒呢?

阿越是谁?

国服第一藏剑!

墨洒又有谁?

国服第一双花!国服第一莫问!

他们都不是站在谁身后需要小心地保护的。

更不是谁都能随意践踏贬低的菜逼。

他们应当血战五场,你死我活,绝不退让。

前四场他们都没有对上,我都险些以为,是阿越不愿意对上他。

可转念一想,自己怎么这么幼稚。


战场面前,绝无私情。

这是对彼此的不尊重。


可是第五场,我都没有办法看清屏幕。

我不知道阿越做了什么,我也不知道云青霄多么努力。

我更不知道,五二是怎么操作他的长歌。


我只知道,最后,是云青霄亲手斩杀了他的师傅。


这是比赛,必须有输。

可我不希望他们任何一方输。

更不希望五二是在这种情形下输。

可是。

可是,如果他们不打这最后一场。

想来,也没甚意思。


矛盾啊。


昔日的好友,今日的对手。


过往的纷纷杂杂,在今日的呼啸之风中,一点点的砸进了心窝,揉进了心里。


哎,可能他们彼此都没有把这些看的这么重。

我这个看客,却暗自心疼的不行。


今后还有那么多次机会对上。

只有相杀。


我知道怀疑第三场和第四场的配置和BAN选,是对墨洒琴心的不尊重。

可是我还是忍不住在想。

明明第三场和第四场可以用别的配置取胜,为什么要选择另一种呢?

为了最后一场的宿命之战?

为了使比赛更具观赏性?

是五二他们的退让?


哪一个都让我自己忍不住扇自己一巴掌。


大概只有他们自己知晓了吧。

战术考虑。

一定是这样的。


过去有多么简单干净的相知,现在就有多么刻骨铭心的遗憾。


相知,便莫问。


五二现在这种性格,又有谁能再一次和他交心啊。

撇去那些恩恩怨怨。

他和阿越的配合真的让人艳羡,心生向往。

可他们一个是国服第一藏剑,一个是国服第一苍云。


现如今,只留下一个第一藏剑了。


还要隔过千千万万的人海,小心翼翼的对话。

他们真的,


太可惜了。


不求什么并肩,更不求什么感情。

真的特别怀念那种

没了你,我便不是我的不可或缺感。


苍云,藏剑。


便是我,你。


别无其他。

也不会有其他。


可是,再也不会有了。





五二现在养了一只小小的梨花猫。

只有两个月大。

字里行间的宠溺,令人欣喜,却又心酸。


不知道他们将来会怎么样,不敢奢求更多。

就现在这样吧。

私底下我们还是好朋友。

没有老死不相往来,已经是最好的恩赐了。


我有故人抱剑去,斩尽春风未肯归。

哪叹今生岁月久,愿守一方天地朽。


就让我守着那段过去,踏上前方的漫漫长路吧。



有缘再并肩。

评论
©hxxdr
Powered by LOFTER